首页> 育儿> 正文

母婴市场进入增长寒冬,AIGC能否为孩子王“供暖”?

螳螂观察 发布时间: 2023-07-14 16:12:39 评论数 0 阅读量: 46.75w

文|螳螂观察

作者| 青月

人口负增长这件事,已经使母婴行业成了首批受到冲击的板块之一用「母婴行业观察」的话来概括,就是“母婴行业正在进入销量低增长甚至零增长、营收利润低增长的挤压式竞争新阶段,并且已经开始了”。

行业内的玩家,有些在进行价盘管控,有些则在调整库存,还有一些企业仍在对重要渠道进行更多的资源倾斜和赋能。

在一众自救的母婴连锁品牌中,孩子王却好似不一样的“烟火”,居然另辟蹊径试图以大模型破局。

近日,孩子王正式推出了自主研发的“AI育儿顾问大模型”—KidsGPT,“月子期可以洗头吗?”“怀孕了可以喝咖啡吗?”等有关母婴童的问题,在上面都可以得到回答。那么KidsGPT这个所谓的“AI+育儿”的“先驱”,真能成为孩子王,甚至整个行业的“解药”吗?

孩子王还没“长大”

就KidsGPT的推出来看,显然孩子王已经有了一些危机感,但让其感受到不安的,不止是出生率降低导致行业进入艰难爬坡期。

首先,从近几年的业绩来看,孩子王上市之后就一直在走“下坡路”。

乘着三胎风口成功上市之后,孩子王迎来了业绩的“两连击”,2021年公司营收同比微增8.30%,归母净利润仅为同比下降48.44%;2022年公司营收净利润双降,营收同比下降5.84%,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39.44%。

今年一季度,虽然净利有所增长,但营收依然不理想,与疫情最严重的2022年相比,还是同比减少了0.62%

业绩走弱,一方面或许是因为孩子王不健康的收入结构。

2020年至2022年,母婴商品收入占孩子王各年总收入比重分别达88.39%、86.59%和87.04%,其中奶粉占大头,是孩子王的主要收入来源。

可问题在于,孩子王并没有自己的奶粉品牌,其门店目前在售的奶粉品牌都是向供应商采购的,且大多数属于国外高端品牌,这也就导致孩子王在价格上没有太大的话语权,从而影响到了整体的毛利率。

自2021年以来,孩子王母婴商品毛利率已连降两年,2021年和2022年分别较上年同期下降1.22%、0.54%。

另一方面,在门店经营方面,孩子王的表现也不够理想,不仅坪效和店均收入没有止住颓势,而且从2021年到2022年,孩子王的新增门店数也由71家减少至26家,闭店数则由10家增至13家。

毛利率逐年下滑,坪效和店均收入低于预期,也就不难理解过去两年,孩子王不是营利双降,就是增收不增利了。

其次,孩子王面临的外部竞争压力也在逐年递增,这主要来自于三股势力。

第一,是同质化比较严重的母婴零售店,孩子王起源于江苏,但还有覆盖华东地区的爱婴室,和覆盖湘赣地区的贝贝熊等品牌,这些品牌盘踞一方,是孩子王拓展外部市场最大的阻力。

第二,是一些母婴垂直电商平台,比如宝宝树、贝贝网等。据尼尔森发布的《2020母婴消费洞察报告》显示,垂直类APP是母婴用户全阶段(从备孕2年内到孩子6岁)获取知识的首要渠道,并且不受时空限制,其潜力不容小觑。

第三,是以京东、天猫、拼多多为首的互联网巨头们。4月20日,京东母婴小店——京喜宝贝第一家店在成都开业。开业1小时内,仅150㎡的店铺就接收了近500名会员。可见,互联网巨头在资金、流量等方面的优势,是现阶段的孩子王所难以企及的。

最后,孩子王还面临质量问题频出的窘境。

去年2月,厦门童联孩子王销售的“伊威”原味营养米粉被曝出产品水分不合格,而天眼查APP显示,厦门童联孩子王正是孩子王儿童用品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搜索关键词“孩子王”共有694条相关投诉,涉及的问题包括但不限于“生产日期太久”“没有防伪码”“假货”“质量问题”等。

质量问题没有被遏止,长此以往,势必将影响孩子王的品牌形象,造成客户及订单的流失,进而影响公司的业绩。

内外交困的环境下,孩子王很难安然长大,在这样的时间点,KidsGPT的推出或许承载着孩子王脱困的希望,但在「螳螂观察」看来,这并非一步“妙棋”。

大模型不是行业“遮羞布”

客观来说,KidsGPT刚推出的时候,确实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毕竟,以ChatGPT为代表的AIGC概念火起来之后,百度、阿里、华为、科大讯飞都相继推出了AI大模型或相关产品。不少上市公司也在人工智能领域围绕算力、应用、芯片等细分市场持续布局。

在资本市场,A股人工智能领域持续暴涨,算力、应用、大模型、芯片、智能化等领域表现强势,相关主题基金净值也不断创新高。

乘风而上,在孩子王表示公司已经自主研发了KidsGPT,目前正在内测之后,次日股价便暴涨13.84%

项目负责人还透露,孩子王正将KidsGPT的能力贯通到公司人力、物流、财务等方方面面。未来,孩子王将高速提升业务运转效率,巩固细分领域核心竞争力,持续促进业务增长。

考虑到以ChatGPT为代表的AIGC概念在帮助企业降本增效上的优势,KidsGPT公布之初很是吸了一波粉,但从长期来看,孩子王或许很难依靠大模型“翻身”。

其一是产品表现方面。目前的KidsGPT更多是基于孩子王的优质知识库,回答用户关于母婴行业的问题,简单来说就是一个拥有智能对话、智能绘图、智能商品及服务推荐功能的“智能育儿顾问”

而这样的功能,百度、抖音、微博、小红书也都能做到,虽然其提供的答案或许不如KidsGPT专业,但不带销售性质、不含商品或服务推荐的内容,或许更让消费者信服。

其二是KidsGPT从“0到“1的过程中,还要面临高昂的训练成本。

有业内人士表示,想要训练与ChatGPT相匹敌的大模型,每年在显卡、CPU等设备方面投入的成本高达10亿美元。

并且GPT-3的一次训练成本估计在460-1200万美元之间,再加上高质量标注数据,投入巨大,这对业绩承压的孩子王来说,又会是一道极为沉重的桎梏。

其三,大模型领域还有可能存在的技术壁垒。

诚然,孩子王是有一些技术“基因”在身上的,自2015年开始,孩子王多年来在技术团队、产品体系的数字化工作上做了大量投资,某种程度上来说,相比同行,其实孩子王在底层的技术优势上确实更强一些。

但目前即便是百度的“文心一言”、阿里的“通义千问”,科大讯飞的“讯飞星火认知大模型”,商汤科技的“日日新SenseNova”大模型体系等等,都还只是停留在问答式的应用。距离真正的AGI,还要经历几轮类似的技术演进才有可能变得更清晰

在最需要技术投入的时候,2022年孩子王研发费用8831.43万元,同比下滑12.51%,同年期末,公司研发人员为255人,由上一年的325人减少21.54%。2023年第一季度,孩子王研发费用从上年同期的0.24亿元下降至本期0.15亿元。

不断下滑的研发费用,对比其他巨头数千万一次的训练成本,市场很难不去思考,孩子王推出KidsGPT是不是在玩票。

更何况,孩子王因为KidsGPT股价大涨之后的第三天,持股4.9%的股东德广有限计划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1112.04万股;持股9.74%的股东HCM计划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2224.09万股。5月29日,孩子王收盘价为12.14元/股,若以该股价估算,孩子王两股东将分别套现约2.7亿元、1.35亿元,合计套现达到4.05亿元。

虽然KidsGPT的推出和股价大涨之间或许没有联系,股东马上减持也可能只是碰巧,但种种巧合联系在一起,难免有套现嫌疑,进而让市场有理由怀疑,KidsGPT这个不太完善的“半成品”是否只是孩子王圈钱的一个“幌子”。

不过,想要利用大模型“套现”也好,寻求增量也罢,如果不能从根本上革除弊病,待到“遮羞布”被掀开的那天,谁在“裸泳”就一目了然了。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螳螂观察 Focusing on新消费新商业新增长,这是消费产业*本地生活服务 NO.206深度解读

此内容为【螳螂观察】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泛财经新媒体。

•微信十万+曝文《“维密秀”被谁杀死了?》等的创作者;

•重点关注:新商业(含直播、短视频等大文娱)、新营销、新消费(含新零售)、上市公司、新金融(含金融科技)、区块链等领域。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为新媒体平台“驱动号”用户上传并发布,该内容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驱动号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全部评论 {{total}}

螳螂观察

关注

左拎新消费、右扯新商业,横批未来科技;讲求深度观察、灰度表达。合作+V:Tanglangcj。

654 文章数量

4553.24w+ 阅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