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正文

二次元狂热下,配音培训能否诞生“新东方”?

歪道道 发布时间: 2020-11-25 18:28:51 评论数 0 阅读量: 1.13w

2017年国产动画佳作频出,在点击破亿的作品中,国产原创漫画占比90%以上,而动画制作方面,《全职高手》、《一人之下》、《狐妖小红娘》、《尸兄》相继掀起一波又一波的流量高峰。这是很多漫迷心中的辉煌时代,也成了内地配音演员的高光时刻,他们一跃成为二次元群体心目中的真正偶像。

这一年,叠纸科技还推出了《恋与制作人》,由阿杰、吴磊、边江和夏磊为4位男主配音,“声控”彻彻底底地释放了女性玩家的需求。

由此,配音演员偶像化正式打开市场。据悉,729声工厂举办的一场小型粉丝见面会,400张单价560元的门票在几秒钟就被粉丝抢购一空。但是纵观整个配音行业,能走到金字塔尖的人不多,包揽热门影视、动漫、游戏主要角色的“音霸”现象,恰恰透露出业内人才的稀缺。

而这也意味着配音培训潜藏着巨大的市场。不过,在这个市场中又能否培养出一个“新东方”呢?这值得探讨。

野蛮生长结束,专业化时代来临

提起配音圈的知名人物,如今耳熟能详的无外乎阿杰、边江、季冠霖、姜广涛等人,而这些配音演员早期也大多有着网配出身的经历。从网配到知名配音,这其实是整个行业由业余化逐渐专业化的过程。

2010年左右,大量网络配音爱好者组成的配音社团或广播剧社团,在互联网社交平台已经小有名气,但当时我国的动画产业尚处于萌芽时期,市场仍以低幼化作品为主,未能让配音有用武之地。推动网配走向大众视野的是一股创意潮流,以淮秀帮和胥渡吧代表的配音团队,从各大经典影视剧中节选桥段,用酷似原音的演绎配以自编的台词,迅速吸引了关注度。

创意配音输出的作品固然是靠着幽默、搞笑获得了极高的点击量,可配音于UGC内容的关键作用已然显现。更重要的是,受小型商业合作的启发,孕育出了网络配音行业的商业模式,商配逐渐分离出来。

比如由网配爱好者组建的729声工场、北斗企鹅就在这时成功转型,从网配步入商配市场,商配也不再局限于原来的影视剧。

后来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临,内容产业进入“大爆炸”,不同的圈层拥有不同的年轻爱好者,并在移动社交网络中逐渐积累着影响力,B站更是成为一众二次元热爱者的聚集地。与此同时,荔枝、喜马拉雅等手机音频平台也相继上线。

多重的驱动力,让配音行业在2017年迎来了转折点,配音演员们从幕后转到台前。

如今配音演员出圈并开始偶像化,撬动粉丝经济,游戏行业也重视起角色配音,配音行业的商业价值进一步被挖掘,而这是否意味着配音培训也亟待开发呢?毕竟配音培训承担着输送配音人才的重任。

答案是肯定的。参考日本声优产业,日本声优之所以层出不穷,在于较早建立了职业化的培训流程,庞大的声优经纪公司通过电视海选等形式招收培训生,从培训生里面培养真正的职业声优。不止如此,声优培训学校也有很多,据悉,年均学费高达100万日元左右,即使如此,学员也争先恐后地涌入,可见培训市场存在的商业价值。

而另一个角度来看,从网配领域慢慢成长为优秀配音的道路或许已经不能适应行业的变化,配音培训也迫在眉睫。

破圈后,人才缺口更严重了?

前几日,荔枝发布了第三季度财务报告,财报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荔枝的净收入为3.6亿,同比增长10%,荔枝还表示首次实现了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的季度盈利,净利润为60万元。

从荔枝的营收结构来看,公司主要依赖音频娱乐收入,其在荔枝总营收中的占比超过98%,而此次盈利则说明付费用户的增长可以为公司的良性发展不断造血,创造在线音频更大的商业价值。不过,站在整个内容产业的角度,相比长短视频、游戏、音乐等,音频的不足也很明显,用户规模虽然持续攀升,可渗透率远低于其它内容形式。

很大程度上,这是受音频自身的局限影响,但也和从业者现状有关,配音演员的培养速度赶不上用户需求的增长,更何况能出圈的少之又少。

其实早在互联网时代,配音演员的人才缺口就已经显现,专业配音人数稀少,相关的培训机构也是寥寥可数。10年前,北京中传文化教育培训中心校长田刚曾表示,“老上译厂那一批老艺术家那样的水平已经很少有人能达到,可以说出现了配音人才的断代现象”。

随后网络配音兴起,为兴趣而聚集的一群配音爱好者,既为配音行业注入了新鲜血液,也在ACG热潮中推动着配音的破圈。可是,这依然没有缓解人才稀缺的问题。

业内普遍认为,国内配音行业一直以来处于一种青黄不接的状态,相比日本过百家声优学校每年能提供近万新人配音演员,我国的新人配音演员数量严重不足,工作时还经常发生“最终选择的配音演员不够理想”的情况。尤其是,当前二次元、耽美、国漫等圈层逐渐扩大,需要大量的配音演员去驾驭不同的风格,否则很容易产生审美疲劳。

观众或听众对此已经表示担忧,面对阿杰、边江、季冠霖、乔诗语四人扛起国产剧男女主角大旗的现状,微博一度出现了“这些年都是他们四个人在谈恋爱”的话题,吐槽的背后难掩行业辛酸。

人才缺口满足不了磅礴发展的声音市场需求,与此同时还导致另一个问题,就是严重的金字塔人才结构。一位业内人士称,配音演员能够成为“头部资源”并不容易,没有3年至5年或是上千集的配音经验积累是达不到的。

追根究底,这要源于配音人才培养体系的滞后。

配音培训机构能否诞生“新东方”?

去年,中国大学生一站式求职网申平台—梧桐果,曾面向全国10万名应届大学生发布问卷,整理并发布了一份《2019毕业生求职意向调查报告》,报告显示,毕业生在日常生活娱乐中所接触到的直播、网红、网络写手等,都成为他们青睐的职业,新一代年轻人正把“玩”变成可以用来谋生发展的工作。

这其中也包括声优。很多痴迷广播剧或醉心二次元潮流的粉丝,大多都向往进入配音行业,有媒体采访过几十位声优萌新里,半数人终极目标是:想卖声求荣,想成为下个边江。

不止如此,《2020年秋季大学生就业报告》还指出,25.4%的毕业生希望成为“斜杠青年”,利用灵活就业分散就业压力。尤其是疫情之后,成年人焦虑增加,靠副业赚钱正在成为一种共同选择,而配音演员恰好是一种理想的兼职:多金、时间自由、还会受粉丝追捧。

有了需求自然产生市场,为了迎合年轻一代,不少配音培训机构及相关课程已经进入大众视野,我们也经常在一些新闻资讯APP或短视频平台上看到学习或兼职配音的广告。

配音培训机构的出现,其实是对当前配音人才培养体系的一种重要补充。当前,新配音演员更多是依赖头部配音工作室进行内部培养,近几年他们均有开设声优培训班,从参与者中挖掘优质的新人配音演员。像729声工场,一般会花三年的时间培养一个配音新人,如“歪歪”,已经实现了从《狐妖小红娘》群杂到单元男主角的飞跃。

很显然,配音工作室培养人才最大的缺点就是周期太长,无法跟上泛娱乐行业高速发展带来的用工需求。而配音培训机构能够让更多的学员共同接受系统化、专业化的教学,提升配音人才培养成功的几率。

更长远地,如同当初新东方以留学培训为切入口,逐渐成长为教培全产业链龙头,配音培训机构未来也可以将业务线对接更上游的ACG配音市场,或是向更往后的粉丝经济延伸。

不过当前的一个忧虑来自配音培训行业的规范与否,这会影响年轻人对机构的信任。但我们必须清楚,这是一个新兴市场从野蛮生长走向良性发展的必经之路,在二次元爆发出空前商业价值的整体利好下,随着一轮轮的优胜劣汰,那些真正致力于配音人才培养的培训机构将会浮出水面,届时,整个行业也会逐渐正规化。

纵观十多年来我国泛娱乐产业的发展历程,当国产动画、游戏多次因外部力量而进入至暗时刻,错失时机,依附于ACG行业的配音也不免遭殃,这使得配音人才长期青黄不接。

我国配音人才培养任重而道远,培训机构未来或将是一股核心力量,而其中能否诞生配音届的“新东方”,是整个行业的期待与野望。

歪道道,互联网与科技圈新媒体。同名微信公众号:歪道道(daotmt)。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为新媒体平台“驱动号”用户上传并发布,该内容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驱动号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全部评论 {{total}}

175 文章数量

118.39w+ 阅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