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正文

水滴公司业绩增长乏力?博裕资本等叫苦不迭,沈鹏对不起投资人

贝多财经 发布时间: 2022-05-05 09:26:48 评论数 0 阅读量: 5600

近日,在纽交所上市的水滴公司(简称“水滴”, NYSE:WDH)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了2021年年报(20-F文件)。据贝多财经了解,水滴公司在年报中披露了2018年至2020年的财务数据以及最新股权结构等信息。

水滴公司有点“水”:沈鹏身价蒸发68亿元,博裕资本等颜面扫地?

根据年报,截至2021年3月31日,水滴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沈鹏持有961,740,928股股份,持股比例为24.5%,拥有71.3%的投票权。对比来看,沈鹏并未增持或减持水滴公司的股份。

相比之下,腾讯持有830,085,007股股份,持股比例为21.1%;博裕资本持有470,735,258股股份,持股比例为12.0%;高榕资本持有238,203,080股,持股比例为6.1%;瑞士再保险持有206,362,384股股份,持股比例为5.2%。

水滴公司有点“水”:沈鹏身价蒸发68亿元,博裕资本等颜面扫地?

来源:水滴公司2021年年报。

而在水滴公司IPO时,腾讯则持有805,085,007股股份,持股比例为20.4%;博裕资本持有434,235,258股股份,持股比例为11.0%;高榕资本持有238,203,080股,持股比例为6.0%;瑞士再保险持有206,362,384股股份,持股比例为5.2%。

截至2022年3月31日,水滴公司收报1.48美元/股(ADS),总市值为4.82亿美元。按此计算,腾讯的持仓市值约为1.02亿美元,博裕资本持仓市值约为5784万美元,高榕资本持仓市值约为2940.2万美元,瑞士再保险持仓2506.2万美元。

尽管主要股东持股数并未减少,但包括沈鹏和腾讯、博裕资本、高榕资本等在内的股东持仓市值均大幅缩水,其中沈鹏的身价降至2亿元上下,缩水超过人民币68亿元。同时,腾讯、博裕资本、高榕资本的账面均大幅浮亏。

沈鹏身价蒸发68亿元,博裕资本等苦不堪言

据贝多财经了解,水滴公司于2021年5月7日在美国纽交所上市,IPO发行价为12.0美元/股,募资约3.60亿美元(不考虑超额配售)。上市首日,水滴公司便跌破发行价,收报9.7美元/股,较发行价下跌19.17%,可谓“上市即巅峰”。

水滴公司有点“水”:沈鹏身价蒸发68亿元,博裕资本等颜面扫地?

来源:水滴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水滴公司在赴美上市时曾获得多家投资人的认购,包括博裕资本、厚朴资本等。此前招股书显示,博裕资本、厚朴资本等拟以发行价认购水滴公司2.1亿美元的等值股份。其中,博裕资本投资1亿美元、厚朴资本投资8000万美元。

而今,博裕资本的持仓市值则已经不足6000万美元。事实上,这并非博裕资本首次参与投资水滴公司。据公开可查的信息显示,水滴公司在2019年6月宣布完成10亿元C轮融资时,博裕资本为领投方,出资1.2亿美元。

而水滴于2021年4月30日公布的招股书显示,博裕资本持股在水滴公司IPO前持股11.9%,在后者IPO的持股比例为11.0%(不含IPO认购份额)。按此计算,博裕资本在水滴IPO时的持股市值为5.20亿美元(对应水滴公司市值47.28亿美元)。

水滴公司有点“水”:沈鹏身价蒸发68亿元,博裕资本等颜面扫地?

来源:水滴公司招股书。

基于在水滴公司IPO时认购1亿美元(注:水滴公司方面称并非最终成交金额)的基础上,博裕资本合计已认购水滴公司约2.2亿美元,而今持仓市值则仅为5784万美元,账面亏损约1.62亿美元。

据水滴公司招股书,该公司在2020年3月向Skycus China Fund, LP、Wisdom Choice Global Fund, LP发行C+轮优先股(即“C+”轮融资),平均每股成本约为4.13美元,D轮融资的平均每股成本约为4.85美元。

据贝多财经了解,水滴公司于2020年6月至11月获得D轮系列融资,投资方包括瑞士再保险、IDG资本、腾讯投资、点亮基金、五道口基金等,合计约2.5亿美元。目前,此类股东的账面均已经大幅亏损(注:另有说法称,“只要不减持就赔钱”)。

水滴公司有点“水”:沈鹏身价蒸发68亿元,博裕资本等颜面扫地?

来源:水滴公司招股书。

截至2022年5月4日盘中,水滴公司的股价最低跌至1.47美元/股,并在1.48美元/股上下波动,相较早前IPO发行价累计下跌约87.8%。按此计算,水滴公司的总市值约为4.82亿美元,相对缩水约42亿美元。

贝多财经发现,沈鹏的身价(持仓市值)也由水滴公司上市时的11.54亿美元,缩减至当前的1.18亿美元,相对蒸发超过1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8亿美元)。

营收增长率大跳水,重营销、轻研发

2018年、2019年、2020年和2021年,水滴公司的收入分别为2.38亿元、15.11亿元、30.28亿元和32.06亿元,其中2019年、2020年和2021年分别同比增长534.6%、100.4%、5.9%。随着收入规模的增加,水滴公司的营收增长率则大幅下滑。

水滴公司有点“水”:沈鹏身价蒸发68亿元,博裕资本等颜面扫地?

来源:水滴公司2021年年报

2018年、2019年和2020年,水滴公司的净亏损分别为2.09亿元、3.22亿元和6.64亿元,调整后税息折旧及摊销前(EBITDA)亏损分别为1.4亿元、1.59亿元和2.47亿元,亏损金额逐年扩大。

而2021年度,归属于水滴公司的净亏损为15.74亿元,同比增长137.10%;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2021年归属于水滴公司的净亏损为12.21亿元,较2020年的净亏损2.84亿元扩大328.89%。

2018年、2019年和2020年,水滴公司的销售和营销费用分别为1.85亿元、10.56亿元和21.31亿元,分别占总收入的77.73%、69.89%和70.38%。而在2021 年,水滴公司的销售和营销费用则同比增长45.7%至31.05亿元,占总收入的比例为96.85%。

以此来看,水滴公司的销售和营销费用再创新高,且占总收入的比例超过九成。换句话说,水滴公司每产生100元的收入,就有约97元要投入到销售和营销费用,这也致使水电公司的亏损金额连年攀升。

作为一家互联网平台公司,水滴公司的研发开支却并远不及对销售和营销的投入。2018年、2019年和2020年,水滴公司的研发费用占比分别为29%、14.2%、8.1%,2021年则为11.8%,算得上是“轻研发、重营销”。

极其依赖流量采买,自食恶果?

水滴公司掌门人沈鹏在点评该公司2021年度财报时曾表示,“2022 年,我们将努力实现成熟业务的Non-GAAP盈利。同时,我们将在有前景的领域谨慎探索和孵化创新业务,坚持为用户创造价值,坚持做难而正确的事情。”

笔者认为,水滴公司想要实现盈利并不难,只要大幅减少销售和营销费用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实现盈利。事实上,2021年第三季度,水滴公司的销售和营销费用仅为2.41亿元,同比减少63.8%,环比减少69.2%。

得益于销售和营销费用骤降,水滴公司在2021年第四季度录得净亏损7120万元,同比减少85.1%。基于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水滴公司在2021年第四季度实现调整后净利润590万元,扭亏为盈。

水滴公司首席财务官施康平对此称,“基于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我们在第四季度实现了净利润590万元,第三季度净亏损为4.536亿元。我们正朝着比预期更加健康和可持续的方向快速发展。我们相信正走在正确的发展方向上,力争实现2022年全年成熟业务的盈利。”

但与此同时,水滴公司的收入也出现了大幅下滑的情况。2021年第四季度,水滴公司的收入为6.04亿元,同比减少27.3%。其中,保险相关收入(包括保险经纪收入和技术服务收入)为5.82亿元,同比减少26.1%。

根据介绍,水滴公司2021年第四季度对第三方流量渠道的营销费用减少4.67亿元。可以预见的是,若水滴公司减少销售和营销费用,将对该公司的营收产生明显的负面影响,尤其是该公司还极赖第三方流量渠道进行获客。

此前数据显示,水滴公司2018年、2019年和2021年来自第三方流量渠道的占比分别为1.9%、34.8%、44.9%,对第三方的依赖性日益明显。此外,水滴公司旗下“水滴互助”也已经被叫停。

未来,水滴公司何去何从?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为新媒体平台“驱动号”用户上传并发布,该内容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驱动号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全部评论 {{total}}

1077 文章数量

0 阅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