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正文

取消了超前点播,“爱优腾”却离Netflix越来越远

小谦 发布时间: 2021-10-11 11:54:34 评论数 0 阅读量: 1.89w

超前点播,始于2019年8月,终于2021年10月,“享年”2岁零2个月。

近期,国内三大长视频平台爱奇艺、优酷、腾讯在同日先后宣布,取消剧集超前点播服务。消息一经发出后,便引得网友一片欢腾。

超前点播自腾讯视频首创以来便争议不断。在大部分观众看来,买了会员还要额外付费,这种“VVIP”的模式实在接受不能,甚至还有人因此与平台方对簿公堂。

纵然引起了全网声讨,超前点播依然蔓延到了越来越多的剧集当中。观众普遍不接受超前点播,平台方为何“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此次超前点播被“不约而同”地取消,对于观众而言是提高了收视体验,但对于平台方来说,则意味着在长视频领域中,还会进行新一轮商业模式的探索,但距离成为“中国Netflix”,爱优腾似乎越走越远。

资本强推超前点播,奈何观众用脚投票

起初,超前点播只是针对粉丝向的一次试水。

2019年,耽改剧《陈情令》在腾讯视频成为超级爆款,在剧集即将完结之时,腾讯视频宣布可以通过超前点播,提前收看大结局。

这一举措在当时引发了轩然大波,然而粉丝们架不住让人心头痒痒的预告轰炸,加上故意放在观众面前“已有XXX个小伙伴获得超前点播”的推波助澜,还是忍住肉痛买单。

据了解,《陈情令》片方曾在庆功宴上透露,该剧付费点播人数达520万人次,超前点播总金额达1.56亿元。

而彼时的长视频网站皆是连年亏损,超前点播由此成为了“爱优腾”三家非常期待的收入增长方式,《从前有座灵剑山》《庆余年》等多部剧集紧随其后,纷纷推出超前点播,由此成为热剧标配。

爱奇艺CEO龚宇曾在财报会议上对这种模式寄予厚望——“未来超前点播会成为一种常态,一种重要的提升ARPU值的方式。”

根据《2021H1连续剧市场网播表现及用户分析》报告,2021年上半年,共有67部超前点播剧集上线,同比增加18部,占上新剧总体的33%。今年网台双播的《扫黑风暴》,同样包含了超前点播模式,这也是超前点播被取消的直接因素之一。

而Netflix也依靠这种无广告、完全依靠会员订阅费用的支撑,达到了如今2800亿美元的市值。而爱优腾三家平台就算加在一起,也达不到前者的影响力。

为什么Netflix为什么可以靠订阅费越做越大,爱优腾却不行?

首先,Netflix的ARPU非常高,平均每人130美元左右,而国内爱优腾三家ARPU在30-40元之间,这主要是由于国内外收视环境不同所导致的。

Netflix起初做DVD租赁起家,已经建立了一定的付费会员体系,用户对订阅收费的接受程度也比较高。而国内的版权意识直到近几年才初步觉醒,用户还不习惯为视频付费,尤其是像这样的大额付费。

其次,Netflix拥有大量独播的内容,以及源源不断产出优质内容的能力。例如近期火爆全网的《鱿鱼游戏》,虽然我们无法通过正常途径收看,但其已经在社交媒体上引起热议,这种优质内容的创作能力正是爱优腾所欠缺的。

综上,Netflix可能只是爱优腾的理想型,转变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在深陷盈利困局中,爱优腾还是要去探索出符合自身的商业模式,尤其是超前点播这一“吸金石”无法应用的当下。

挣不到超前点播的“快钱”,长视频行业今后将怎样发展?

对于爱优腾而言,此前的超前点播无异于饮鸩止渴。

短时间看,爱优腾损失了大笔可观的收入;但从长远来看,超前点播被取消,对于爱优腾建立起完善的会员服务体系有一定的促进作用,同时也能帮助其向 Netflix的商业模式进一步靠拢。

此前,由于超前点播的存在,剧集播出周期较短,用户的收视进度并不一致。话题还没在人群中广泛发酵,剧集便已经结局。

而当超前点播取消后,剧集的播出周期和用户的追剧节奏都能统一起来,片方和平台方也可以根据播出进度,进行相应的宣发助推,从而吸引更多的潜在用户使用以及付费,增强自身黏性。

同时在娱乐圈整治后,明星价格、版权方的费用都有所降低,不仅片方可以节省资金打磨剧集,平台方也能够以同样价格拿下更多的剧集,从而收获更多的用户。

那么在超前点播取消以后,长视频平台应当怎样做呢?在笔者看来,以下这些方向,或许是今后国内主流平台会走的道路。

1、UGC生态

今年6月,爱优腾三家罕见联手,隔空向B站、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喊话,称后者部分短视频UGC内容侵犯了自身权益,“猪食论”一时甚嚣尘上。

这似乎是爱优腾在短视频侵袭的危机感和挫败感之下,一时恼羞成怒,但实际上,它们是真的急了。凭借短平快的特点,B站、抖音上“3分钟看完一部电影”等UGC内容层出不穷,严重挤压了长视频的生存空间。

不过,深受“师夷长技以制夷”思想的浇灌,爱优腾也先后推出了扶持UGC创作的措施。只是作为头部平台,综艺节目占据了大块版面,产品设计也缺乏UGC生态的订阅导流意识,就目前来看,爱优腾的UGC生态暂时还没有太大起色。

不过UGC生态体系始终被业界所推崇,而且如今B站的UGC内容便有声有色,长短视频各有千秋。如果爱优腾希望在UGC方面打破僵局,不妨可以效法B站进行尝试。

2、强强合作

在互联网行业里,在经过了多年竞争,依然有很多玩家且各方绝不能实现盈利的情况下,就会存在很高的收购合并可能性。

如今在互联网反垄断推动下,爱优腾通过合并止损的可能性已经被掐死,但形成战略同盟的希望还是非常大的。

例如今年网剧《赘婿》、综艺节目《哈哈哈哈哈》便是爱奇艺和腾讯视频联合制作或发行。换作以往,出品方大多是某个平台独家。

因此,在长视频行业整体不景气的情况下,爱优腾反“内卷”联合起来,一致对外,也不失为减少竞争的方法之一。

3、打造优质内容

在长视频赛道,优质内容才是让观众心甘情愿掏钱的不二法宝。用户付费的主要意愿,便是希望收看到优质的独家内容。

而随着长视频平台的发展壮大和用户的成熟,推出更多的优质内容,其实也应该是平台方的应尽之责。国外Netflix、HBO等流媒体平台,均能够充当起爱优腾在内容方面进化的学习对象,例如《纸牌屋》《绝命毒师》《权力的游戏》《西部世界》等热门剧集叫好又叫座。

在推出越来越多的优质内容,吸引到足够多的付费用户后,平台方才能够以提供更好的服务为由,提高会员费用。Netflix在成立后,先后提价六次,仍然拥有大量拥趸,这与其源源不断的优质内容是密不可分的。

总而言之,站在观众角度,超前点播模式的取消显然是喜大普奔;对于平台方而言,也是打破过去既定商业模式的开端。不过如何在做好用户服务的前提下,追求商业变现,对于爱优腾等平台来说,仍然是一项长期课题,况且还要面对抢占用户休闲时间的短视频。

文|小谦笔记(ID:xiaoqianshuo)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为新媒体平台“驱动号”用户上传并发布,该内容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驱动号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全部评论 {{total}}

1004 文章数量

1301.3w+ 阅读量